对话虚空之遗首席战役设计师Morris与Feld

2015/11/16 11:03:06      评论

   Q:《虚空之遗》的联合指挥官模式是一个全新的模式,很多玩家都对这个模式感兴趣,但是这里面的战役任务比较简单,地图也比较少,后期会不会有开发更多地图的计划?

  Matt Morris:开发团队会在2016年在合作模式推出更多新内容,现在看到的六关只是初步的雏形,在之后在合作性和游戏性方面会更强。

  Q:在合作模式里面,我们感觉凯瑞甘相对其他英雄较为强大,其他的英雄相对弱小,根据暴雪以往做一些游戏平衡性调整,以后会调整其他英雄吗?

  Matt Morris:目前还没有针对指挥官做出一些平衡性改动的计划,暴雪这边仍然需要更多的数据来判断哪个英雄更强或者更弱,目前暴雪测试团队觉得,女王扎加拉是个比较强大的指挥官。

  Q:在2015嘉年华上你们公布了迷你战役“诺娃的隐秘行动”,里面可以看到很多装备角色的设定,看起来就像RPG模式一样,是不是意味着今后在这个模式下可以玩到RPG的元素,甚至是射击游戏的元素?

  Tim:虽然目前玩家在“诺娃的隐秘行动”里面可以看到RPG的一些元素,但“诺娃隐秘行动”这种RTS任务模式还是会专注在RTS玩法上,这些RPG的 元素是帮你定制这个英雄的能力,去进行RTS作战的,另外也不会把RTS玩法变成第一人称射击的游戏,它还会是一个RTS的游戏。

  Q:《魔兽争霸》的地图编辑器非常强大和好用,并且产生了很多RPG地图,《星际争霸2》后面会不会考虑更新和优化地图编辑器的功能?

  Matt Morris:每次星际争霸2有新内容上线,开发团队也都会更新地图编辑器,其实开发团队也会地图编辑器的社区是非常感兴趣的,虽然目前没有很细节方面的计划,但是未来我们会不断的来加强地图编辑器的功能。

  Q:这次虚空之遗相比之前《虫群之心》多了很多CG,在CG这块投入这么大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Matt Morris:随着游戏的开发,开发团队的开发工具在不断的更新;另一方面神族确实有很多还没有告诉玩家的故事,综合这两个原因在里面有更多的CG。

  Q:关于《虚空之遗》的国服能够顺利同步上线,开发团队有什么想对国服玩家说的,《星际争霸2》是否还会加大对中国区的支持?

  Matt Morris:暴雪这边也对这次同步发售感到很高兴,虽然这是《星际争霸2》的第三个篇章,这是结束,对《星际争霸2》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因为加入了新的功能,比如执政官和合作任务等等,暴雪非常希望中国玩家能够尽快加入全球星际争霸社区的大家庭中来。

  目前还很难说未来有什么特别针对中国的内容,不过开发团队会考虑设计一些奖励来回馈热情的中国玩家。

  Q:《虚空之遗》剧情刚刚开始不久,人气非常高的泽拉图就死了,玩家也是一片议论,我想问一下你们当初怎么考虑的泽拉图牺牲的剧情的?

  Matt:其实《虚空之遗》整个故事是关于亚塔尼斯,泽拉图很多方面更像亚塔尼斯的导师,剧情方面开发团队想将整个剧情偏向于亚塔尼斯是如何成为神族的领袖,所以泽拉图的戏份会比较少一点。

  Tim:泽拉图也是我人最喜欢的角色,对泽拉图那么早就牺牲了,我也感到很悲伤。

  Q:在《虚空之遗》上线之后,很多玩家都是先体验的剧情模式,但很多玩家表示作为一个《星际争霸2》的最终章,也是作为星际系列的最终章,感觉故事没有讲完就匆匆终结了,感觉有一些不尽兴,希望开发团队跟我们讲一下构思和细节?

  Matt Morris:整个《虚空之遗》的故事更多的是关注在星灵如何团结在一起夺回艾尔,同时为了《星际争霸》三部曲打上一个句号,并没有很多的空间把所有的故 事都讲出来,也正因为有那么多没有公布的故事,未来还有更多的空间讲更多的故事,比方像这次“诺娃的隐秘行动”任务包来充实整个剧情。

  Tim:在所有没有公布的故事里面,开发团队觉得玩家最感兴趣的就是诺娃这一部分,自从在《虫群之心》一开始有亮相,之后就一直没有关于她去哪里,或者她去做什么,这次会将诺娃作为第一个公布的战役任务包。

  Q:我们留意到《风暴英雄》马上发布一个新英雄食人魔古加尔,是一个双人控制的英雄,是否受到《星际争霸》的执行官模式的影响呢?

  Tim:虽然星际开发团队跟风暴英雄的开发团队关系很好,也是同一栋楼里的邻居,但是风暴英雄的开发团队并没有特别就这个英雄的设计与《星际争霸2》开发团队讨论过。

  Q:想问一下《虚空之遗》最后的结局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我感觉整个故事的主线是没有走完的,咱们什么时候还有机会能再看到主线后续的故事呢?

  Matt Morris:目前来说,《虚空之遗》就是一个最终的大结局,未来开发团队会不会在这个故事线上发展新的故事,目前还没有很详细的计划。

  Tim:随着凯瑞甘和雷诺这条线结束,开发团队有更多的精力让玩家知道其他人物的一些故事。

  Q:《星际争霸2》对新手入门门槛是比较高的,那未来有没有其他的游戏模式或者操作模式向新手玩家推广?比如说官方制作一些训练地图之类的。

  Matt Morris:开发团队没有很详细的计划,他们确实在想为多人游戏能做像教学。另外在战役这部分会有难度的分级,还有执政官模式也是这次为了新玩家而设计的新模式,新玩家可以跟另外一名玩家学习一些操作上的经验。

  Q:关于地图编辑器的问题,暴雪有没有一些计划去鼓励地图作者进行RPG地图的制作,很久以前有一个地图市场计划,这个在《虚空之遗》中将会如何推广?

  Matt Morris:确实是有地图市场这样的概念,但是地图市场并不是对所有人都开放的,暴雪在2016年会和特定的地图作者或者独立的团队进行合作,然后让他们能够有机会出售他们的地图作品]。

  Q:关于天梯地图池,暴雪有没有新的计划,另外天梯地图池的更新周期在《虚空之遗》是多少更新?另外是否有把《星际争霸1》的经典对战地图复刻到《星际争霸2》里面去的打算?

  Matt Morris:那是一个很好的点子,暴雪会随着每次赛季的更新来更新这个赛季的地图池,我也喜欢把《星际争霸1》的地图复制到《星际争霸2》里面的概念。

  Q:在《自由之翼》有没有打算给《自由之翼》加一个终极档案室的计划?

  Matt Morris:目前没有,不过这确实是我们内部讨论了很久的一个想法,未来并非没有可能。

  Q:在观战模式上,暴雪有没有计划给《虚空之遗》开发一个“客户端观战模式”,这样我就随时可以看我的朋友打对战,从中学习经验?

  Matt Morris:开发团队首席制作人Tim非常喜欢这个概念,他们知道在很多游戏也有这样的功能,这个功能目前暴雪正在研究如何把它做到游戏里面去。

  Q:《失落的维京人》是在自由之翼战役里面的一个迷你小游戏,暴雪有没有考虑把它单独作为一个游戏或者地图提出来,方便玩家不在战役里面也可以玩到。

  Tim:这是一个很酷的点子,暴雪内部也在考虑,以后会考虑做成单独的小游戏供玩家去玩。

  Q:在《虚空之遗》有没有想过开放自由切换语音功能,很多玩家在体验战役剧情的时候,想感受一下英文原版的语音,希望能够开放自由切换语音的功能。

  Matt Morris:这也是个好主意,不过需要跟技术团队进一步讨论。

  Q:《虚空之遗》出现的很多新兵种,在整个世界观的背景上是如何解释的?

  Tim:在设计新单位开始的时候,开发团队是从玩起来是不是有趣的概念,来设计新单位的。所以你刚才说的整个关于新单位的剧情可能对编剧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好的点子。

  Q:《虚空之遗》的多人对战里面,那些新兵种的可操作性非常强于前面两个,会不会导致新玩家的操作难度过大?

  Matt Morris:[b]考虑到多人游戏在对战性这方面,玩家可能重复使用几个相同的兵种,比如刚才举例说的青铜级的,他们可能反复就使用三四个兵种,对于更 高水平的玩家来说,这些新兵种可能就给了他们更多的操作空间,让比赛更好看,在新的执政官里面,可以让微操更好的玩家控制这些新兵种

  Q:合作任务模式目前看来是跟战役的剧情没有太大的关联,未来暴雪有没有考虑在合作模式中加入一些比如剧情支线故事的内容?

  Matt Morris:《虚空之遗》现有的三个模式(战役、联合指挥官,执政官),其实各自的用意都是不一样,比如战役就是为了让你体验整个故事剧情,联合指挥官的合作任务的重点是放在你和好友一起对抗电脑AI,目前没有在合作任务里面加入剧情。

  Q:是否有计划做三个以上的玩家的合作任务(三人联合指挥官)。

  Matt Morris:目前是没有这样的打算,之所以是两个人来对抗电脑,是因为现在是两个人,地图上面的兵种就已经很多了,如果有三个人,整个电脑的运行性能就会下降很多,虽然未来未必不可能,但是目前是没有这个打算的。

  Q:战役的结局凯瑞甘又回到雷诺身边,而且是以人形的形态,玩家有的争论就是说这是雷诺的幻想,还是真实的场景,暴雪的官方的答案是什么?

  Matt Morris:这个因人而异,看你怎么去看,我个人愿意相信这个是真的凯瑞甘,因为凯瑞甘跟雷诺曾经说过我永远跟雷诺不分开,但是她当时说这句话并没有意 识到未来会怎么样,但是她变成萨尔纳加,她有能力变成一个正常人回到雷诺的身边,所以我宁愿相信是真的凯瑞甘。

  Tim:这是我们故意留下的开放式结局,我本人就很喜欢充满未知的结局。

  Q:在多人对战模式中在平衡性作战做的更改,在《虚空之遗》上线之后,在平衡性改动有什么方案呢?

  Tim:其实暴雪之所以出这些平衡性改动,如果有必要我们就会做的;并没有说为了能让比赛稳定而不去做这些改动。如果有必要我们还是会做一些改动。

  Q:前段时间魔兽的预告片出来了,《星际争霸》是否会有电影化的计划?如果有是什么样的信息?类似于光环和电影一起发售,还是在电影院?如果没有是否会推出像CG一样补充剧情?

  Matt Morris:我个人非常希望能看到《星际争霸》的电影,也很希望看到吉姆(音)和凯瑞甘的爱恨情愁在大荧幕展现出来,其实我看到魔兽要做电影也是跟大家一样很震惊,不过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计划。

  Q:合作模式现在是非常强大的模式,是否考虑吧这个功能放入战役中,让老玩家帮助新手玩家一起战役,或者两个好朋友闲暇时候一起打战役的计划。

  Matt Morris:目前没有具体的打算,但是刚才提到日后会发布一些任务包,任务包还没有定义会是怎么样的,你说的模式也许会有可能。

  Q:在战役中能不能加一个功能,就是可以记录玩家建造序列,然后方便玩家在挑战更高难度能提高自己的通关能力。

  Matt Morris:目前没有计划,但是很喜欢这个点子,要实现这个点子要跟UI设计师进一步沟通。

  Q:接下来几个问题聊一下战役相关的,在《虚空之遗》有一个独眼狂战士在开篇中出现了,然后就没有他的戏份了,暴雪有没有想扩展他的故事,泽拉图对于《星际争霸》玩家是一个好朋友了,他在追寻预言的时候,暴雪是否考虑把这放面也作为扩展的任务单独做出来?

  Tim:目前开发团队的工作重点就是在没有那些没有公布的剧情上面,以后任何事情,包括你提到的两个角色的故事,都有可能。

  Matt:在产品发布之前,我们可能专注于这个资料片的发布,但从开发团队的角度来讲,哪怕是三部作品都还没有完全展现星际里面的故事,接下来我们要和玩家一起去发现,还有哪些故事值得呈现给玩家。

  Q:在率领神族抢夺神器的时候,雷诺捡起了一把枪,上面挂着一个狗牌,隐约看着像一个人的ID信息,我想知道那个狗牌是不是纪念暴雪某个有特殊贡献的员工的,或者有其他意义?

  Tim:制作CG的团队他们很热衷在动画里面加一些彩蛋,但是他们并不能说明这个牌子上面的ID是谁,之所以会有这么一个桥段,他想让玩家知道雷诺在那天损失了很多人,单为了赢得胜利他必须做出牺牲。

  Q:关于机械菲尼克斯,战役中的介绍它是艾德曼合金构造,看起来好像与金刚狼是同种材料,他是不是向Marvel致敬,像金刚狼和美国队长盾牌都是艾德曼合金金属,是不是和他们一样?

  Matt Morris:金刚狼那个材料跟制作机械菲尼克斯的材料是两种材料,设计这个非尼克斯的人是另外一个员工,他经常负责这些设计等等,所以这个可能要问他的灵感是不是来自金刚狼,笑。

  Q:二位既然战役设计师,而且《星际争霸》整个战役的剧情也是非常庞大和精彩,非常科幻的剧情,对二位来讲《星际争霸》的战役是否在向科幻经典致敬,以及你们二位有喜欢什么科幻经典吗?

  Tim:设计整个剧情的人他看了很多电影,在某些方面可能影响了《星际争霸2》的故事,但是具体说他是在向哪一个致敬不好说。

  Matt Morris:我喜欢很多《星河战舰》,还有《星际迷航》这种等等。

  Tim:我最近在读一本书《沙丘》。

  Q:在天梯的排行中是否会像《炉石传说》或者像风暴等级这样加更多的奖励,来激励玩家来冲这个天梯?

  Matt Morris:有一个相关的就是专门在做这个东西,现在已经有头像或者皮肤等等,他们也希望能够做一些跨游戏的奖励,比如在风暴英雄的一些奖励。

  Tim:制作这些奖励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开发团队会谨慎的来对待这个问题,现在玩家如果想要获得奖励,可以从自动锦标赛获得奖励,比如在自动锦标赛会有一些奖杯等等。

  Q:想问一下前一段时间中国很火的问题,就是《星际争霸1》是否会重置?如果重置会采取哪些方式?

  Matt Morris:虽然目前没有很确定的计划,确实他们谈了很久,因为现在《星际争霸2》的编辑器很强大,把《星际争霸1》的材质放在里面很强的能表现出来,但如果要重制,还要要配音和动画等等,目前没有一个确切的打算,但是未来说不准,是有可能的。

您可以使用“← | →”键快速翻页,或者进入全文阅读模式!
(文章作者:官方)